豆漿
豆漿

最早的豆漿紀錄是在一塊中國出土的石板上,石板製作年份約為公元25至220年,上面刻有古代廚房中正在製作豆漿的情況。 於公元82年撰寫的《論行》的一個章節中亦有提到製作豆漿的師傅害怕行雷會破壞他們的產品。 中國傳統一般相信豆漿的起源是1900多年前西漢孝子淮南王劉安於母親患病期間,每日用泡好的黃豆磨成豆漿給母親飲用,劉母之病遂逐漸好轉,豆漿也隨之傳入民間。 實際上此說法並無任何歷史支持,公元1578年成書的《本草綱目》記載:「豆漿,利氣下水,制諸風熱,解諸毒」,「豆漿性平味甘」。

但亦只有說明劉安發明了豆腐而非豆漿。而早於10世紀,宋朝的朱熹所著的豆腐詩中亦有提到劉安製作豆腐。中外人士把豆漿一拼列為劉安的發明主因是豆腐的製作是需要使用豆漿的。但亦有人提出製作豆腐也能使用煮黃豆的湯而非過濾了的豆漿,在古代這濃湯亦被稱為豆漿。
相傳豆腐是前164年,由中國漢高祖劉邦之孫—淮南王劉安所發明。劉安在八公山上燒藥煉丹的時候,偶然以鹵水點豆汁,從而發明豆腐。袁翰青以為是五代才有豆腐。

日本學者筱田統根據五代陶穀所著《清異錄》「為青陽丞,潔己勤民,肉味不給,日市豆腐數個」,認為豆腐起源於唐朝末期目前關於豆腐發明人的記載,最早見於五代謝綽的《宋拾遺錄》「豆腐之術,三代前後未聞此物,至漢淮南王亦始其術於世。」宋代朱熹則作詩說:「種豆豆苗稀,力竭心已腐。早知淮南術,安坐獲帛布。」並自註:「世傳豆腐本為淮南王術」。南宋詩人陸遊記載蘇東坡喜歡吃蜜餞、豆腐和麵筋;吳自牧《夢粱錄》記載,京城臨安的酒鋪賣豆腐腦和煎豆腐。

豆坊華

人生中一定有幾種難忘的味,對我來說人稱豆腐哥張志中的豆漿,豆腐就是一種。 從苗栗縣公館鄉的「穿龍豆腐坊」開始,到現在的台東池上“豆屋”,為了重現了古早味鹽滷手工豆腐的好滋味,清晨天還沒亮,店裡就開始傳出豆子研磨的聲響,大鍋裡冒著熱騰騰的豆漿,大清早就開店賣豆腐和豆漿。 俗話說,廚師是最了解食材好壞的,張志中在餐飲業工作多年,經手過的“現代化食材”種類繁多,千奇百怪,在經歷了許多千篇一律的日子後,厭倦了都市緊張忙碌的生活,決定回歸平淡,因為是手工製作,就要有追求古早味那一份心,志中選擇了以友善農法耕種的台灣黃豆來製作產品,追求那一份古意。 漸漸地,使用台灣在地的大豆,促進農田生機恢復,減少棄耕的農地,嚴然成為了張志中這些年一路走來最佳的原動力。 其實,池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遠,三個多小時的火車時間也是一種享受,窗外的景色更迭真的會有把人從世俗喧擾帶離,進入寧靜田園的奇妙感受。瞬間明白為何豆腐哥要選擇來台東了。 每天中午前是豆腐哥製作豆腐豆漿的時間。

豆漿

在作豆腐前,前一晚就先得將豆子泡水,第二天一大早磨細後,然後再倒入鍋子裡慢慢煮熟,邊煮還邊細心的將所產生的氣泡慢慢撈起,最後讓剩餘的豆渣自然沉澱,是保存豆香的要訣。 從洗豆,磨豆,煮漿,成型,壓製等等一切遵守傳統手工生產,不使用石膏製成而是與百年鹽田合作,採集天然日曬鹽田內的純淨海水鹽鹵製作豆腐。

不一樣

“不一樣”,“原來台灣黃豆這麼香“,這是這趟旅程中眾人在喝過豆漿,嚐過豆腐後所發出的讚嘆之語。 最近豆腐哥在池上豆屋更推出了五星級豆腐餐,絕對是物超所值。